吉林累计报告境外输入病例5例 涉及密切接触者46人


吃完晚餐,已是晚上9点。钟老师终于停下来,闭上眼睛,将头靠在了椅背上。他满脸倦容,眉头紧锁,两鬓的白发,在餐车灯光的照耀下闪闪发光。我心中一动,举起手机,偷偷拍下了这个画面,把这一瞬间定格在了2020年1月18日晚上的9点15分。

直到晚上8点多,钟老师才想起要吃饭。我去买了两份土豆牛肉饭,然后又去补了车票。但过了一会儿,列车长过来说:“钟院士是为国家赶赴武汉,我们不能收他的饭钱!”尽管我再三推拒,但他还是坚决地把饭钱退给了我。

星期六  阴9℃~19℃

电话那头态度很坚决:“请钟院士坐高铁过来,车票我们来联系。”

他在电话里听完我的转述,沉吟了片刻,说:“下午我还有一个省卫健委的会,明天一早飞过去行不行?”

对于受疫情影响而滞留湖北的台胞而言,回乡之路无比艰难。随着湖北疫情得到有效控制,这些台胞本以为返乡不会再有阻力。不想民进党当局近日不仅不解除对他们的入境管制,还以海基会名义提出新“方案”,竟要他们从湖北各地自行前往上海,集中搭乘华航两架次商业定期班机返台。

草草吃完中午饭,钟老师已经来不及收拾行李,到省卫健委参加会议。下午2:30,我到达钟老师家里收拾好他的行李,赶到了省卫健委,静候会议的结束。那也是一个讨论新冠肺炎疫情的会议,专家们警惕而又谨慎地进行各种筹谋。

从2月3日东航运送首批247名台胞回台至今,大陆方面一直积极务实为台胞返乡“开道”,民进党当局却以种种站不住脚的借口“封路”,直到3月7日才同意由东航、华航于3月10日共同执飞临时航班,运送第二批361名台胞从武汉直飞台湾。如今又半个多月过去,大陆方面通过两岸民航联系渠道提出,由东航或东航与华航再次执飞临时航班,就近从武汉运送仍滞留湖北的800多名台胞全部返乡。但台胞等来的台湾方面的答复,不是就近便利,而是舍近求远。

3月28日,红星新闻记者联系上与嫌疑人同村的一位知情人士,对方告诉记者,被害人是嫌疑人吴洪波的女友,与吴洪波都是秀山县钟灵镇当地人。

岁次庚子,新年伊始,一场新冠肺炎疫情骤然而至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