黑龙江新增1例境外输入病例 从纽约转机首尔回国


的确,这位在传染病领域服务50多年、曾先后为6位美国总统提供专业服务的学科专家,不仅在专业学术领域成绩彪炳,且在很大程度上影响着美国历届政府的传染病防治政策、战略。这点和钟南山院士相似。

当地时间29日,据哈萨克斯坦新冠肺炎疫情信息综合发布平台消息,截至当天12时,哈萨克斯坦新增23例新冠肺炎确诊病例。累计确诊251例,死亡1例,治愈16例,超过6000人接受集中隔离和居家隔离。哈萨克斯坦信息和社会发展部部长阿巴耶夫28日指出,新增确诊病例中越来越多出现没有旅行史、密切接触史的患者,社区感染威胁不断增大。

可一旦这枚“定海神针”突然离开了特朗普呢?

许多中国朋友喜欢把福奇比作“美国钟南山”。

3月20日,特朗普再次炫耀政府应对成就、渲染“美国防疫最棒”“是我让美国这么棒”,并不顾世卫组织原则称呼新冠肺炎为“中国病毒”。

这当时在美国引发轩然大波。

从艾滋病、非典、猪流感、中东呼吸综合征(MERS)、埃博拉,直到此次新冠,他都无一例外地站在专业界最前列,向联邦政府提出针对性、可操作性的建议,并及时纠正其专业性错误。

3月30日,福奇对媒体表示,特朗普“正在听取工作组和我本人的意见”,呼吁媒体不要渲染“我和总统的‘较量’”;一天后,特朗普的“好人论”也应运而生。

2003年,美国科学信息研究院(ISI)曾作过一份统计,显示自1983年至2002年,全球250万-300万各学科发表在专业刊物上的论文中,福奇在“被列名引用原文最多的科学家”排名榜上高居第13位。

3月30日,福奇称“疫情如控制不当可能会有二次高峰期”,并表示“导致10-20万人死亡也有可能”,但强调“通过努力可以改变”。